首頁 > 理財 > 正文
油氣改革再下一城 上游將向民企和外資開放
來源: 中國經營網    2020-01-18 10:31:15

  本報記者 王金龍 北京報道

  2020年1月9日,國家自然資源部對外宣布,將全面開放油氣勘查開采市場,允許民企、外企等社會各界資本進入油氣勘探開發領域。

  這意味著專屬于“三桶油”的油氣探礦權、采礦權將被分化,油氣開發上游長期存在的壟斷局面會被打破,進入真正的競爭時代。

  對此,川慶鉆探工程公司長慶井下技術作業公司總經理孫虎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全面放開之后,會倒逼“三桶油”加快發展進度,油服工作量會隨之增加,區域風險勘探也會增加,對技術的要求將大大提高。

  另外,孫虎認為,全面放開油氣勘探市場之后,多元化市場格局將會逐漸形成,特別是民營資本、銀行、地方政府會全面介入。

  不過,也有石油行業人士認為,目前我國油氣上游流域基本處于壟斷狀態,而且全國已登記的油氣資源勘查開發區域中,約95%以上由“三桶油”控制,民企獲得的探礦權寥寥無幾。如果在未探明的區域勘探或開采,民企或缺乏實力。

  放開并引入競爭

  2020年伊始,國家自然資源部對外宣布,將全面放開油氣勘探開采市場,并在一定條件的約束下,允許包括外資企業在內的各界社會資本進入油氣勘探領域。

  “其實,國家在油氣上游開采方面一直都在探索如何放開并引入競爭,只是這次尺度更大。”中石油系統人士向記者表示,早在2013年,石油天然氣上游的勘探開采就已經開始摸索著對外放開,引入民營資本。

  該人士透露,在2017年,原國土資源部就曾將新疆塔里木盆地的5個勘探區塊進行掛牌出讓。其中有3個區塊被3家非國有石油公司摘得。3家企業分別是申能股份有限公司、新疆能源(集團)石油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以及中曼石油天然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分別競得柯坪南區塊、溫宿西區塊、溫宿區塊探礦權,對應區塊面積分別是2646平方公里、1504平方公里和1096平方公里。

  除了掛牌競價獲得油氣上游的勘探開采之外,在中石油內部也在探索上游勘探開采業務的改革,并在2017年底完了首批礦權內部流轉。

  記者從中石油方面獲悉,2017年,在中石油的勘探區塊中,分別有鄂爾多斯、四川、柴達木三大盆地及部分外圍盆地共16個探、采礦權區塊從西南油氣田等3個地區公司流轉到了大慶等4個地區公司。

  “之所以礦權流轉,是因為我國的石油東、西部儲量存在明顯差異,西部石油儲量大、地域廣,勘探程度較低,而東部地區后備資源不足,但技術力量雄厚,流轉之后正好可以形成東、西部互補。”上述中石油系統人士介紹,該次礦權流轉共涉及7個公司,其中流出礦權的有長慶油田、青海油田、西南油田;接受礦權的有大慶油田、遼河油田、華北油田以及玉門油田。

  在2019年4月1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統籌推進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文件指出,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市場,完善競爭出讓方式和程序,制定實施更為嚴格的區塊退出管理辦法和更為便捷合理的區塊流轉管理辦法。

  “此次全面放開油氣資源探礦權與采礦權,將改變過去‘三桶油’專營的局面,引入了包括外資、民營資本進入油氣上游領域,有利于提高國家資源保障能力。”上述中石油系統人士如是表示。

  仍有難題待解

  “油氣領域再次引入民營資本,這豈不是讓油老板又回來了嗎?”陜北能源人士向記者表示,1994年,中石油曾與陜西省政府簽訂了一份石油開采協議,從中石油長慶油田分出1080平方公里的礦區給地方,隨后,地方政府又引入了民營資本,從而誕生了中國最早的一批“油老板”。2003年7月,延安、榆林兩市有償回收了私人投資油井的“經營權、管理權、收益權”,從而終結了“油老板”的時代。

  對此,延長石油高管李寧(化名)表示,此次放開油氣資源探礦權與采礦權,并不是有意愿的企業都能參與,而是設定了一定的“門檻”。比如要求取得油氣礦業權的資格,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注冊、凈資產不低于3億元。僅3億元凈資產這一條就將很多民營企業拒之門外。

  除了對公司凈資產有約束之外,記者還發現,約束從事勘察開采的油氣公司應符合安全、環保等資質要求和規定,并具有相應的油氣勘查開采技術能力;同時要求,進行開采的油氣礦產資源探礦權人應當在5年內簽訂采礦權出讓合同,依法辦理采礦權登記。

  “即便是有部分民營企業符合上述要求,也未必能夠參與到上游油氣開采領域。”李寧向記者表示,目前全國已登記的油氣資源勘查開發區域中,約95%以上由“三桶油”控制,而剩余的5%,大多是一些邊角料,因此,即便是全面放開油氣領域的探礦權與開采權,民營企業的機會也不大。

  “2017年,延長石油曾經與中石油長慶油田為了礦權而發生‘武斗’,即便是目前的政策,也難以避免兩者之間的摩擦。”上述陜北能源人士向記者講述,當時,延長石油在榆林境內進行油氣勘查、開采作業,并且取得了政府的相關文件以及用地手續。在作業過程中,長慶油田出面阻擋,雙方發生沖突。長慶油田方面認為,與延長石油爭議的區塊已經被中石油按照相關規定進行了礦權登記,并且獲得了探礦證與采礦證,作為地方政府應該尊重既往的事實,不能在另行審批。

  然而,延長石油方面當時則認為,中石油在取得油氣資源勘查開發權后的很長時間內,未能在所登記區塊按照《礦產資源勘查區塊登記管理辦法》(1998年2月12日國務院令第240號發布,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第十七條要求開展相應的工作,甚至占而不投,嚴重違背《管理辦法》要求,同時導致地下礦產不能得到有效開發利用。根據《管理辦法》第二十九條規定:未按要求完成最低勘查投入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負責地質礦產管理工作的部門按照國務院地質礦產主管部門規定的權限,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處5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原發證機關可以吊銷勘查許可證。

  “當時雙方曾各執一詞,大打出手,最后由陜西省出面調停,此事才得以平息。”上述陜北能源人士表示,長期以來,延長石油的年油氣當量無法突破2000萬噸,就是受制于有限的礦產資源。

  不過,記者注意到,2018年10月底,自然資源部發布的《中國礦產資源報告2018》中列出,全國石油潛在資源量為1257億噸,可采資源量301億噸;天然氣地質資源量90萬億立方米,可采資源量50萬億立方米。探明資源量嚴重不足,還有60%以上的資源量未探明。

  李寧向記者表示,在我國煤炭與石油分布都比較集中,主要在鄂爾多斯盆地,其他的地方雖然也有,但是儲量不多,即便是開采,經濟價值也不高。況且,目前石油行業不管是勘探還是開采,技術均在“三桶油”的手里,如果“三桶油”都無法探明的區塊,缺少技術支持的民營企業很難有機會。

  (編輯:吳可仲 校對:顏京寧)

捕鸟达人 疯狂围捕 体彩排列3字谜 股巢网 河南11选五购买 特肖公式怎么算 启天配资 广东快乐10分投注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精准三码免费提前公开 东方6+1开奖 快赢481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