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金 > 正文
“后來者”理想汽車的前進焦慮
來源: 中國經營報    2019-12-22 11:23:01

 “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的承諾得以兌現。12月2日理想汽車官方發布消息,首批理想ONE2020款下線。 文|陳燕南

  理想汽車創始人及CEO李想在微博上發表了一張照片、一句話和一個流淚的表情。 這句話是——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個月。 照片上幾十輛理想ONE靜靜地躺在拖車機器上,等待著從常州基地發運,汽車尾燈閃爍著的紅色光芒劃破了黑夜,映襯出拖車機器旁醒目的四個大字,“筑夢遠航”。 12月10日,理想汽車正式交付到首批上海車主的手中。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交付之后理想汽車并不順利,銀行貸款“暴雷”、連續被曝出三起質量問題引起輿論大波。 縱觀理想汽車的發展路徑,項目流產、交付延遲等狀況頻發,導致其與其他車企相比,節奏稍顯緩慢。

  隨著2020年即將到來,外資品牌特斯拉即將在上海生產,傳統品牌頻頻發力電動化華麗登場,造車新勢力第一梯隊蔚來已經上市,對于理想這家僅成立4年的車企來說,交付還只是個起點。

  質量遭疑

  12月16日上午,一位理想汽車用戶在從杭州交付中心提車后駛入高速公路,行駛當中出現解除自適應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車輛無法提速的情況。

  隨后,理想汽車發布聲明稱: “經過我們后臺和現場診斷,已經確認為車輛的物流模式在交付用戶前沒有完成解除,車輛自身沒有任何質量問題。 ”

  當日,李想也就此事公開致歉。 “PDI(出廠前檢查)流程太不嚴謹,是我們自己太蠢了,讓用戶擔驚受怕了。 ”李想還表示,這不是具體某個員工的問題,而是PDI流程設計只有執行環節,沒有確認環節,車輛狀態也沒在儀表上顯示。 理想汽車將采取改正措施: PDI后,幾個模式變換后的系統都要確認是否成功; 物流模式下,會在儀表屏上顯示狀態。

  就在5天前,一位理想汽車用戶的車輛儀表屏出現“排放系統故障”報警。 隨后,理想汽車售后服務人員現場通過零件檢測,最終確認為空調系統三通閥自身診斷機制導致的誤報警。 同時,售后服務人員還發現個別車輛會出現駐車系統、車身穩定系統等故障的誤報。 而近日又有一位理想車主爆料稱自己新提的理想ONE儀表顯示動力電池故障。

  對此,資深汽車行業研究員梁木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造車新勢力太年輕,積累的經驗遠不能及傳統車企。 而汽車是一個需要長期品牌運營的產品,品牌需要時間去構建,特斯拉成立10多年還算是“新兵”。 所以價格較高的產品,不可能依靠一兩款產品就能迅速占領市場。

  貸款中斷

  理想從最初的構想到量產交付可謂一波三折。 李想自2015年從汽車之家出走之后,投資了李斌的蔚來汽車,之后便在2015年創建了車和家,在2019年才將公司名稱改為現在的“理想汽車”。

  在2015年公司成立伊始,理想汽車押寶低速電動車SEV。 然而3年之后,低速電動汽車迎來全國性的大整治,2018年工信部等6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的通知》,其中嚴禁新增低速電動車產能。 無奈之下,理想汽車只能踩下“急剎車”,2018年3月,李想宣布取消SEV生產計劃,并宣稱將SEV生產線改造成SUV。

  一邊進行生產線的改造,一邊積極解決造車資質,2018年12月,理想汽車通過重慶新帆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以6.5億元100%收購了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因此理想汽車也直接獲得了造車資質。

  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 本以為準生證在握,一切準備就緒,只待量產沖刺。 但令理想汽車沒想到的是,一樁又一樁的合同糾紛開始找上門來。 天眼查顯示,理想汽車先后被深圳市比克動力電池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起訴。

  理想汽車方面則表示,“今年以來,理想汽車三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所涉訴訟均為力帆集團持有并經營力帆汽車期間發生的債務,訴訟案件發生后,均由力帆集團與相關債權人對接并尋求解決方案,后期案件的處理也由力帆集團負責。 ”

  然而銀行卻沒有聽信這套說辭,在交付這個節骨眼上,理想汽車又亂了節奏。 12月11日,傳來中信銀行停止向理想ONE貸款用戶放款的消息,部分車主面對即將提車卻申請不了貸款,如果想要繼續提車需重新申請別家銀行,致使不少車主面臨無錢提車的可能。 目前理想汽車正在緊急“救火”,采取兩種方式解決車主的貸款問題。

  對此,理想汽車CEO李想道歉稱: “還是我們自己實力不夠強,害得用戶也跟著被銀行欺負。 ”但近日,中信銀行又恢復給理想汽車車主貸款,但同時中信銀行也發出了風險提示。 有部分車主反映,在繼續借貸之前,車主必須簽署中信銀行關于貸款購買理想汽車的風險承擔協議書,并且重新借貸手續復雜。

  太過理想

  與理想汽車幾乎相同時間進局的蔚來、小鵬、威馬等第一梯隊或已上市,或已開始交付第二款車型,在臨近2020年到來之際,理想汽車才開始進行交付,無疑在速度上慢了一拍。 而觀其發展路徑,其“遲到”的原因也許是李想過去并沒有造車經驗,所以在設計以及經營汽車時過于“理想”,這就導致在實際落地上根本無法實現。

  李想曾稱,已操盤過百億級公司,希望再操盤一家千億級公司。 百億級公司指的是李想上一程的汽車之家,那么千億級企業目前來看只能是理想汽車。 去年,李想曾承諾,將在今年四季度完成新車量產交付,目標是到明年賣出10萬輛,到2025年能賣出100萬輛。

  然而理想汽車的銷售人員李紅(化名)向記者表示,他們也并不是以銷售為導向的公司。 “銷量目前還不算在我們的績效考核之內,最重要的是讓大家熟知我們的品牌。 ”

  在2018年10月18日,理想汽車曾在北京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發布會,正式推出旗下首款智能電動車——理想制造ONE。 在這場發布會上的開頭,李想表示“用科技改變出行,讓更多人收益”。 并且他還表示: “我們不做燃油車,因為這個世界真的需要一款全新的電動品牌,采用增程式技術,解決續航焦慮,那就是理想ONE。 ”彼時李想的好兄弟蔚來汽車的董事長李斌以及眾多豪華車企的高管參與了這場盛會。

  在記者的采訪中,選擇追隨李想的人,大多也是因為李想這個人帶有著一些“理想”的光芒色彩。 從一家傳統車企跳槽到理想汽車,理想汽車的工程師王冰(化名)認為雖然工資并未有所漲幅,但是對理想汽車充滿期待。 “很多人跳槽到這里是因為李想的個人魅力,在這沒有明顯的上下級關系,在這我們可以發揮自己的才能,我們都稱李想為想哥。 ”

  而在理想汽車的前進道路上,用戶并不會為理想汽車的“理想”買單。 在11月即將交付之際,理想汽車突然宣布取消之前的賣點——雙扶手設計,原因是這種設計具有安全隱患,盡管增加升級了其他的配置作為彌補,但是仍然有車主向記者表示不滿。 同時,升級后的2020款理想ONE在并線輔助選項的改變,混動模式選項也進行了改變。 有媒體分析稱,“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理想化的糾偏。 ”

  而對于理想汽車引以為傲的增程式技術是不是也是一種“理想”? 梁木則對記者表示: “我不認為增程式路線是個主流方向,否則也不會只有理想汽車‘單打獨斗’。 其一,目前市場傳統車企的戰略布局都在走電動化路線,從這可以看出業內并不認可增程式汽車。 其二,與傳統燃油車相比,增程式汽車看不到明顯的優勢,所以對消費者來說差別并不大。 其三動力系統成本很高,技術也未大規模量產,難以受到消費者的信任。 ”

  梁木進一步表示,“目前技術進入快速爆發期,行業不確定性也正在顯現,也許10年后隨著自動駕駛的普及,不再有汽車市場,只有出行市場,辛苦塑造的品牌,沒了意義也是有可能的。 ”

  能否“撐下去”對于理想汽車至關重要,然而理想汽車的經營狀況也處在動蕩期。 目前,理想汽車的股權結構出現了變動,有17位股東退出。 公司注冊資本由原來的約9.15億元變更為約6.83億元,減少約1/4。

  確實,在汽車這個高科技的行業確實需要一些理想的存在,因為有理想,所以創新,所以熱血,所以一路向前,我們希望理想汽車不只是成為“理想”,更將帶著這份寄托不斷前進。

捕鸟达人 疯狂围捕